為了看紅楓和紅鮭(三文魚)洄遊我把回國機票從9月15日改簽到了10月19日。10月11、12日我參加了皇室旅行社組團的亞當斯河觀三文魚2日遊,單程四百多公里。早上6點半從列治文出發,一路上在41街、本那比高貴林有遊客上車。11點到梅裡特鎮(Meritt)在金漢酒樓吃午飯(8人桌菜),Meritt一帶是所謂的半沙漠地區。(1)

維多利亞時期的老屋

午後到基隆拿市市區(Kelowna)的歐肯那根湖畔(Okanagan Lake)短暫停留。歐肯那根湖長135公里,深76—232米,傳有水怪出沒,為著名夏季度假勝地,現在卻秋意已濃。(2)

然後到湖濱的夏丘金字塔酒莊(SummerHill Pyramid Winery)參觀,風景很美。Kelowna是加拿大BC省著名的冰酒產地,不過價格比安大略省尼亞加拉瀑布附近酒莊出產的貴得多。(3)

傍晚到達維農市(Vernon),參觀蜂制品店,晚宿雷夫爾斯托克也稱灰熊鎮(Revelstoke)的Sandman酒店,晚餐在鎮上的華僑花園餐廳,自助餐。雷夫爾斯托的歷史與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緊密相連,1885年11月鐵路建設的最後一顆釘子在這裡打下。這一路上的景觀以沙丘、高山草甸、植被豐茂的大山為主,有別於班夫一帶的巖石山峰,沃特頓的草原風光。(4)

蘋果園

太平洋鐵路

途中風光


第二天早上6點酒店出發,用過早餐後前往亞當斯河(Adams River),經過舒斯瓦湖畔(Shuswap Lake)的鮭魚灣(Salmon Arm),9點到達羅海布朗省立公園(Roderick Haig Brown Park)的觀魚點,靠近Shuswap Lake,離亞當斯湖還有一些距離。雖然是星期天,沒有出現導遊預計的汽車、遊客極多的情況。公園的停車場沒有固定設施,只有臨時的移動廁所、汽車食品鋪、篷帳服務房。亞當斯河裡產卵的紅鮭雖然沒有想像中那麼壯麗,但成千上萬條綠頭紅魚聚集於一條並不寬闊的溪流中也算是蔚為大觀了。(5)

產卵場

產卵場的魚群


因為河水湍急,水波下的紅鮭不容易看清楚,反而是鄰近小溪裡的紅鮭看得十分真切,因為水流平緩,水位淺。(6)

今天老天又一次眷顧了我們,昨晚下了一夜大雨,早上雨止了,路途上只見清晨雲霧中的高山若隱若現,幻如仙境,一到景區,太陽出來了,重現藍天白雲,喜悅之情油然而生。離開景區沒多久,陰雲襲來,天色頓時失去了光彩,好像老天就是安排好讓我們一飽眼福的,也許是老天在告訴我們要我們善待紅鮭。(7)

紅鮭,學名鮭魚,又稱鱒魚、大馬哈魚,中國人俗稱三文魚(Salmon英文發音),據有關資料料,亞當斯河所在的菲沙河(Fraser

River)流域,每年有超過百萬條的野生三文魚洄遊,每四年一次的大年,洄遊的三文魚有可能超過上千萬條,2010年那次有2500萬條,是百年以來最多的一次。加拿大聯邦漁業部預估2014年的數量介於720萬到7200萬條之間,中間值為2280萬條,由於過去50年菲沙河三文魚每年平均洄遊量為1330萬條,今年洄遊量將高出平均值甚多,不過,能夠遊到亞當斯河產卵的只剩幾百萬條了。(8)

圖自網路


在加拿大BC省菲沙河上遊亞當斯河出生的魚苗變成幼魚後就會順流而下遊向太平洋,以鄂霍次克海、白令海等海區為多,最遠的遊向日本海一帶,四年後又會溯流而上,從太平洋進入菲沙河,從咸水進入淡水,行程18天400公里,不吃不喝,回到亞當斯河,在這兒產卵交配,然後死去,完成了一次偉大的生命輪回。在路途中要經過驚濤駭浪,要躲過天敵傷害,要戰勝氣候變化,歷盡千辛萬苦,一千條三文魚中大約只有四條才能最終到達它們的出生地,真是悲壯之極,所以,亞當斯河觀三文魚被稱為向紅鮭魚致敬(Salute to the Sockeye)。關於三文魚的顏色為什麼會由銀色變成紅色,有說是體內荷爾蒙改變所致,有說是皮下脂肪耗盡所致,有說是洄遊途中遍身鱗傷所致,至今沒有權威的說法。10點15離開Roderick Haig

Brown Park,往甘露市(Kamloops)參觀西洋參工廠,午餐仍在Meritt的金漢酒樓,晚6點回到列治文。(9)

魚卵(圖自網路)

產完卵後死去(圖自網路)

菲沙河流域

菲沙河出海口


楓葉是加拿大的象征,因為廣植楓樹,加拿大也被稱為楓葉之國,加拿大的國旗被稱為楓葉旗,加拿大的永久居民卡被稱為楓葉卡,加拿大的國徽上也有多片楓葉。(10)

楓葉的生命是短暫的,但它在凋零之前卻呈現出了燦爛的紅色,做到了一次華麗的轉身。今年溫哥華入秋以來氣溫偏暖,多雨,地上雖已灑滿落葉,紅楓卻姍姍來遲,直到10月中旬,大部分楓樹的葉子還沒有變紅,按中國農歷今年是閏九月,所以楓葉全變紅大概要到11月中了。回國前,10月14日,難得的一天不下雨日子,我趕緊去了溫東最著名的楓葉大街Cambridge St(中文名劍橋街,在PentictonSt與SlocanSt之間),這裡的楓樹長得高大茂密把整個街道都嚴嚴實實地遮蓋了,雖然樹葉只是部分變紅,不過,滿枝是漸變中赤橙黃綠的樹葉反而顯得層次豐富,色彩繽紛。(11)

列治文Lasddown Centre周圍的楓樹倒是一片火紅,我撿起一片紅葉夾在本子裡,以後每次看到它,都會回憶起在加拿大的美好時光。(12)

客居溫哥華三月有餘,我飽覽了北美壯麗的山河,觀賞了加國多彩的城市風貌,親歷了西方的豐足與文明,有幸在這個世界最宜居的城市在最美好的季節裡生活過。可是,加拿大的一切帶給我更多的是賞心悅目,是舒適安寧,雖然有讚嘆也有羨慕,卻帶不來親近感,因為,我的祖國是中國,我的故鄉在上海。盡管上海缺少新鮮的空氣、清潔的市容,有點煩躁、有點世俗,不盡如人意,但那是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維系著我的心和情感,但在加拿大,再好也不會。7月到10月,時間很短,我只是一個離國遠遊的過客,但思鄉之情卻常常會油然而生。那麼,這麼多中國移民在異國他鄉,有的入籍了,有的拿綠卡了,鄉愁大概是免不了的:


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


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


故鄉的面貌卻是一種模糊地悵惘


仿佛霧裡的揮手別離


別離後


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


永不老去


---席慕容(13)



本文來源:攜程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旅行熱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