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看看民國名媛們與旗袍的故事,她們都生得美艷如花,她們都是穿著旗袍的窈窕女子。打開她們的衣櫃,一股穿越時空的幽香撲面而來。



張愛玲:不趨時髦,自己設計旗袍

當旗袍在上海灘大熱的時候,從社交名媛到知識女性,無不對旗袍傾心。這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張愛玲。她那張身著旗袍、手掐腰間、下巴抬起的照片實在是太吸引人了。那神情孤傲、叛逆、疏離,又落寞。



▲ 張愛玲的旗袍

張愛玲迷戀旗袍,但不趨時髦。她都是自己畫出旗袍的樣式,讓師傅裁制。張愛玲穿的衣裳,基本上都是在「造寸」做的。「造寸」是她最喜歡的旗袍店。張愛玲和「造寸」時裝店淵源很深,「造寸」的名字就是張愛玲取的。

20 世紀20 年代末,有個叫張造寸的裁縫,從浦東來到上海闖蕩。先是在靜安寺附近開了一間「張記裁縫店」,後來搬到南京西路國際飯店附近,而張愛玲就住在南京西路梅龍鎮酒家的那條弄堂內。

張造寸手藝高超,能讓不同身材的女人都滿意而歸,上海灘上的名媛貴婦和摩登女郎紛至沓來。其中就有張愛玲。寫作之餘,她常到張記裁縫店看張師傅裁制服裝。
有一次,張愛玲來店要求為她做一條大紅裙子,張造寸認為她身材瘦長、皮膚白皙,不宜穿大紅色的裙子。但張愛玲堅持說:「我小時候沒穿過好衣裳,所以想要穿得鮮艷奪目些。」於是,張造寸就替她做了一條猩紅色絲絨鑲金絲的高腰長裙。張愛玲穿在身上,哈哈大笑道:「我這身紅裙,真要妒煞石榴花了!」



高興之餘,張愛玲忽然心血來潮,想要替張記裁縫店取個好聽的店名。張造寸問:

「取什麼店名好呢?」她胸有成竹地說:「我看你的大名做店名蠻好的。造寸,造寸,寸寸創造,把我們女人的衣裳做得合身漂亮。」張造寸連連點頭道:「到底是有名氣的大作家,肚子裡有學問!」於是,張記裁縫店就改名為「造寸時裝似水流年——追憶民國女子的旗袍韻事店」了。

張愛玲在「造寸」做過多少件旗袍?不計其數,但她一年四季都穿旗袍,且每件旗袍都是「按圖施工」的。如她冬天穿的旗袍,有絨夾裡、領頭不能太高太硬,因為她說:「旗袍領頭高而硬,把頭頸撐得筆直,坐著寫作很不舒服。」

緊身、窄長袖、兩側開衩至膝部,外加一襲「海虎絨」大衣。春秋季喜歡穿低領、束腰帶的「旗袍裙」。而她畫的夏季穿旗袍樣式,如「無領、短袖、衣長至膝蓋」她稱之為「風涼旗袍」的款式,則應該稱之為「連衣裙」了,而且一直流行到現在。



宋美齡:她將旗袍之美推向世界

如果說,交際花唐瑛讓整個上海灘開始沉迷於旗袍,那當時的第一夫人宋美齡便讓旗袍成為了中國象征。宋美齡的超大型衣櫃,便成為世界最大的旗袍儲藏室。

宋美齡自幼留學美國,生活方式非常洋派,但穿著卻是十足的中國味道,在宋美齡的衣櫃裡,清一色全是旗袍。



▲ 宋美齡的旗袍

宋美齡喜歡旗袍,因為旗袍最能凸顯東方女性的魅力,身材窈窕的她,配以旗袍更能展示她的身姿。一些國民黨政要的女眷,在重大節日裡,都會不約而同地送她高級布料作為禮品,這些高級旗袍料子宋美齡永遠用不完,她做旗袍的「胃口」太大,以至於她的「禦用」旗袍師傅一年忙到頭,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為她做旗袍,平均每兩三天就要制出一件。

宋美齡的旗袍到底有多少件,恐怕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因為太多,所以每件新衣只會穿一兩次,從此就「束之高閣」,再也無露面之日。閒暇時,她也會打開衣櫃,欣賞一番。

宋美齡對穿著要求很高,特別是夏季,最多穿一天就要更換。天氣炎熱,只要她的旗袍上出現一點汗漬,她就會立即更換新的;下雨天,旗袍下擺若出現一點泥污,她也必定會盡快換掉。

宋美齡經常攜帶各式旗袍,以應酬各種場合。會晤重要貴賓時,會穿上最高檔的旗袍。



即使是在二戰期間在美國國會演講時,她依然穿著最婉約的中式禮服——旗袍,美國人後來說,那樣打扮的一個中國女人,卻說著英文,這感覺太奇妙了。

宋美齡酷愛旗袍,也與她熱愛中國傳統文化有關。她愛國畫,曾拜張大千、黃賓虹為師,耳濡目染,勤學苦練,是位國畫高手,她的仕女圖穿著接近於旗袍。在她漫長的一生中,幾乎沒有穿長褲的畫面。即使在她步入百歲之齡,依然與旗袍為伴。



鄭蘋如:舊上海著名中統女間諜的「旗袍季」

她是電影《色·戒》的人物原型。

那一年,鄭蘋如只有19 歲,但已經出落得風姿綽約,是上海灘最有名的美女。

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窩,潔白的牙齒,高挑的身材,穿著最時髦的旗袍,像花蝴蝶般流連於各式各樣的party。

因為她擁有標準的大家閨秀容貌、超凡脫俗的氣質,所以中國當時最有影響力的畫報——《良友》曾以她的照片作為第130 期的封面。不過,由於身份的原因她要求畫報上隻登「封面人物鄭女士」幾個字。



關於這張封面,正如著名作家鄭振鐸所描寫的那樣:「身材適中,面型豐滿,穿著華貴而不刺眼,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個有教養的純情女孩。」

這個純情女孩的夢想很簡單,她就是想通過交際結識門當戶對的上進青年,談談情,跳跳舞,從而「在最美麗的時候,隆重地把自己嫁出去。」這樣的夢想對於一個普通女子,是再平庸不過的了,對於她,只能是一朵未央花。

她有一個特殊的身份——中統局上海區的情報員,她柔嫩消瘦的香肩擔負著特殊的歷史使命——刺殺汪偽特務頭子丁默邨。所以,她生命的重頭戲就是依照「中統」和「上峰」的指令,穿著修身旗袍頻繁地出現於上海的十裡洋場,周旋於日寇的高級官佐之間,後來又裝成涉世未深的少女,和嗜色如命的丁默邨開始危情關係,最終以身殉國。



王光美:最後一個將旗袍穿得轟動的人

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以喜穿旗袍出名。每逢國事訪問或外交禮儀場合均身著旗袍,作為代表中國形象的禮服。在人們印象裡,王光美的形象是與旗袍聯繫在一起的。然而服飾一旦和政治掛鉤,有時候就變得不那麼單純起來,它會給穿戴它的人帶來麻煩。


那是「文革」的前夕,作為國家主席的夫人,王光美將隨丈夫出國訪問。此前,出於政治環境的考慮,王光美出訪的裝束基本上都是中式布衣,而1963 年的這一次,因為是出訪非社會主義國家,穿得太樸素在別國極有可能遭到「漫不經心、不鄭重、不尊重」之類的誤解,再加上那些國家天氣非常炎熱,所以禮賓司的官員要求王光美穿上旗袍。為了選到合適的料子和如何省料子,王光美與陳毅的夫人張茜真是煞費苦心。



準備期間的一次舞會上,王光美碰見毛澤東,便告訴他要去上海,問毛澤東要不要給江青帶點什麼。毛澤東便寫了一封幾句話的信。王光美到了上海後,住在上海市政府禮堂,當王光美把信交給江青時,愛美的江青很快把話題轉到旗袍,並很專業地指出要選什麼顏色、裁什麼樣式,穿上之後要增加什麼點綴。

最後,這位第一夫人還舉例說明:要像安娜·卡列尼娜,一身黑裙,隻別個胸花,便在珠光寶氣的貴婦人之中顯得非常獨特。千萬不要像某主管夫人,大紅大花,那麼俗氣……

王光美聽取了她的建議,後來在上海外事辦的介紹下找到「朱順興」時裝店的褚宏生師傅為她做旗袍,不過這時候「朱順興」店面改為公私合營,經過改組成為「龍鳳服飾店」了。

據這位師傅生前描述,「和胡蝶的雅致相比,王光美則更顯大氣,她待人很謙和,總是笑盈盈的,但是話不多。她喜歡大方古典的花色,通常暗色大朵的圖案,或者索性單色素色的料子更得她的喜歡,偶爾也會挑選條紋的料子時髦一把。」

在那個年代,來做旗袍的人不多。因為王光美的光臨,許多外使夫人便紛紛慕名而來。還有一些有出訪任務的地方主管和社會人士也來找褚宏生做旗袍。

王光美這次穿旗袍出訪的形象真是光彩照人,一身得體的旗袍為中國人掙足了面子。但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後來被江青整得很慘,以至於旗袍也遭受牽連,一並被打入冷宮。都說同行是冤家,但天下所有女人都是同行,這句話用來形容。

江青對王光美的羨慕嫉妒恨同樣適用。作為「文革」期間的一個例外,王光美或許是最後一個將旗袍穿得這麼轟動的人。此後旗袍徹底從中國人的視線中消失,直到西方的時裝設計師重新將它「打撈」出來。



註:本文選摘自《旗袍與名媛》(東方出版社2014年8月),作者:陳雲飛。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時尚熱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